直击:飞驰在武汉街头的负压救护车守护者们
来源:直击:飞驰在武汉街头的负压救护车守护者们发稿时间:2020-04-02 04:34:06


我的房间外面是城市的主干道,回来当晚,看着熟悉的夜景,原本车水马龙的街道现在变得分外冷清。亲眼看到国家采取的一切防疫措施,以及国内确诊人数逐渐降低,我越来越觉得,祖国真的是我们强大的后盾。

由于许多华人采购口罩寄回国内,我们当地的药店口罩全部断货,店员告诉我,短期内都没办法补货。我在亚马逊上订购了N95和普通医用外科口罩,但迟迟不发货。幸运的是,酒精和消毒液还可以买到,我买了一些准备回国时带给家人朋友。

虽然特朗普的个人支持率有明显上升,但在和民主党2020年参选人拜登一对一比较时,他却落后拜登9个百分点。福克斯新闻最新民调显示,特朗普和拜登一对一比较时,特朗普支持率为40%,拜登为49%。拜登显然也对特朗普个人支持率上升不以为意,他在NBC的一次采访中表示,这是危机时刻美国的典型反应,“总统的支持率总是在危机中上升”。

隔离房间里备好了医用外科口罩、水银温度计和相关宣传资料

回国准备:口罩戴不戴?

自从德国政府宣布关闭学校和幼儿园,人们仿佛终于意识到疫情的严重,超市的意大利面和厕纸都被买空。但Facebook上德国各地仍有自发组织的“corona party”活动,许多德国年轻人庆祝新冠病毒导致的学校停课和意外得来的假期。

托运行李排队时,一位工作人员举着二维码叫我们扫描,在微信小程序里填写出境信息申报。

在托运行李处测量了一次体温,接着出境边检,测体温,再排队过安检。到登机口,工作人员用额温枪再次给我们测量了体温。三次体温检测无碍后,才可以登机,踏上回祖国的路。

新京报记者就此对话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袁征,听他阐释其对于美国疫情的观察,分析疫情对美国政局的影响。

终于到了回国的日子。提前一天准备好各种防护用品,当地时间3月10日6点,我早早地出了门,坐火车去法兰克福机场。为避免路上被感染,我戴好护目镜、N95口罩,并用围巾和帽子把头包裹得严严实实,防止被歧视。尽管如此,还是会收到一些惊讶的目光。